最新动态
点击排行
联系我们

电话:0539-8207835
传真:0539-8207825
邮编:276000
Email:qy_lawyer@163.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北京路31号联安府佑大厦西区6楼

启阳案例当前位置:首页 > 启阳案例

耿某某等诉临沂某中心医院、沂水县某某卫生院 侵犯生育知情权和优生优育选择权纠纷案

来源:启阳律师作者:启阳律师时间:2020/6/10 16:22:21 浏览:

耿某某等诉临沂某中心医院、沂水县某某卫生院

侵犯生育知情权和优生优育选择权纠纷案

山东省沂水县人民法院(2018)鲁1323民初4107号案

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鲁13民终7267号案

 

案件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耿某某,男,汉族,201721日出生

上诉人(原审原告):耿某才,男,汉族,1985103日出生(耿某某父)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某某,女,汉族,1988113日出生(耿某某母)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临沂某中心医院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沂水县某某卫生院

案件事实经过:

耿某才与王某某系夫妻关系。王某某在怀孕期间,于2016年6月13日至2017年1月8日,先后七次到沂水县某某卫生院、临沂某中心医院作产前超声检查,未检出肢体有残疾。2017131日,王某某住临沂某中心医院计划剖宫产,超声检查……胎儿部分肢体显示不清……”。201721日,王某某行剖宫产分娩一男婴(即耿某某),该新生儿左足缺如。耿某才与王某某认为沂水县某某卫生院、临沂某中心医院未能告知耿某某胎儿时期左脚发育异常,侵犯了其生育知情权和优生优育选择权,给其在财产和精神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要求临沂某中心医院、沂水县某某卫生院赔偿424888元。双方协商未果,形成本案诉讼。

经审理,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根据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无法确定临沂某中心医院、沂水县某某卫生院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无法确定其医疗行为与发现耿某某足缺失的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原告亦未能提供其他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原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对临沂某中心医院、沂水县某某卫生院关于其诊疗行为无过错,不承担责任的抗辩,本院予以采纳。遂判决驳回耿某某、耿某才、王某某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送达后,耿某某、耿某才、王某某不服,以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等为由提起上诉。经授权,山东启阳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指派葛继静、彭娟律师担任耿某某、耿某才、王某某二审代理人,出庭参加诉讼。

 

葛继静、彭娟律师二审代理意见

一、一审将案由确定为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缺乏依据,不能成立。

根据一审法院两次开庭审理笔录,即2019年6月6日15时至16时第一次法庭审理笔录2019年6月24日13时的第二次法庭审理笔录。该两次审理笔录均明确载明本案案由为医疗服务合同纠纷,且当事人及一审法院在一审时均未对该案由提出异议或予以变更。一审法院以医疗损害责任纠纷认定判决,显然缺乏依据,不能成立。同时违约责任系一种严格责任,并不以当事人存在过错为要件。一审法院擅自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以上诉人不能确定两被上诉人存在过错为由,驳回上诉人诉讼请求,显然严重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不能成立。

二、上诉人与两被上诉人的医疗服务合同关系成立。

上诉人王某某自2016年6月13日至2017年1月22日先后到被上诉人卫生院进行7次孕早、中、晚期的产前超声检查诊疗;上诉人王某某按中心医院的预约安排于2016年10月31日到中心医院进行孕中系统超声畸形筛查诊疗,于2017年1月31日进行孕晚期超声诊断检查。上诉人分别向两被上诉人支付了检查费,两被上诉人向上诉人出具了检查报告单。因此,上诉人与两被上诉人求诊接诊的医疗合同关系客观成立。被上诉人卫生院答辩以其与上诉人未有书面合同为由,否定双方之间的医疗合同关系,缺乏依据,不能成立。

三、本案上诉人以医疗服务合同的违约作为请求权基础请求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举证证实医疗合同关系存在和损害后果的发生即可,被上诉人是否违反产前诊断义务,应由被上诉人承担举证责任。一审将该举证责任判由上诉人承担,缺乏依据,不能成立。

四、两被上诉人在对上诉人王某某进行的产前检查诊疗行为中存在明显的违约行为。两被上诉人辩称不存在违约或过错(虽然违约责任不依当事人存在过错为要件),不能成立。具体如下:

(一)某卫生院在涉案产前检查诊疗行为中至少存在以下违约或过错:

1、根据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第五条分析说明第项第1卫生院诊疗行为部分的内容证实,卫生院作为首诊医方有义务向上诉人详细告知或建议到有条件的医院建档,接受系统、规范性产检。但本案卫生院未有证据证实其尽到相应建议和说明义务,其产前超声检查存在不足。卫生院存在告知不足的医疗过失足以认定。

2、根据《山东省产前超声检查技术规范》第四条规定,从事产前超声检查的医师应具有执业医师资格;Ⅱ、Ⅲ级产前超声检查的医师还应当具有具有大专以上学历、中级以上超声医学专业技术职称或在本岗位从事妇产科超声检查工作5年以上,接受过产前超声诊断的系统培训,并经省卫生行政部门考核合格取得从事产前诊断(产前筛查)的《母婴保健技术考核合格证书》。本案该院为上诉人王某某自2016年6月13日至2017年1月22日孕早、中、晚期超声检查共有七次,其中有报告单的前六次超声检查报告显示(2017年1月22日在该院的超声检查未找到报告单,在临沂某中心医院929750号住院病历入院记录的第2页有记载)为诊断医师王某某或报告医师刘某,但经查询,检查报告单载明的该两名医师均无执业医师资格。同时根据根据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第五条分析说明第项第1卫生医院诊疗行为说明证实,该6次检查其中包括中期产前检查,检查技术和内容为Ⅱ级超声检查内容的范畴。但该院为上诉人王某某安排检查的刘某、王某某既没执业医师资格,也无《母婴保健技术考核合格证书》;并且被上诉人也在二审书面答辩意见中明确承认其只有Ⅰ级超声检查的资质,其不具有Ⅱ级超声检查的资质。由此证实,卫生院存在违反规定安排无相应资格的人员在不具备Ⅱ级超声检查资质的条件下对上诉人进行Ⅰ、Ⅱ级超声检查服务,显然卫生院对此存在明显的违约或过错。

(二)临沂某中心医院在涉案产前检查诊疗行为中至少存在以下过错:

根据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关于中心医院的诊疗行为部分的纪录证实,该鉴定机构对上诉人王某某于2016年10月31日到该中心医院进行Ⅲ超声系统畸形筛查未有纪录未有分析评价,明显属于漏鉴。鉴定人员于某出庭声称对该次检查有评价显然与出具的鉴定意见载明的内容不符;同时其庭审质询时个人认为该次检查符合规范,显然也是缺乏依据,不能成立的。具体理由如下:

1、该次超声检查系孕中期Ⅲ超声系统畸形筛查,超声诊断报告单显示检查医生为刘某某,记录医生为刘某某。其中刘某某无签字。二审庭审据被上诉人举证,检查医生刘某某系内科医生非妇产科医生,同时其不具有《母婴保健技术考核合格证书》,即检查医生不具有Ⅲ超声系统畸形筛查法定资格,明显违反《山东省产前超声检查技术规范》第四条第一项的规定。

2、根据《山东省产前超声检查技术规范》第五部分其他事项的规定,该院在进行该次检查前应让上诉人签署胎儿畸形超生筛查知情同意书并明确告知检查范围。但该院在检查前未让上诉人签署胎儿畸形超生筛查知情同意书;且本次检查报告单报告位于足部上端的胫腓骨可显示、基本显示其形态,并未报形态不清;报告超生提示部分只是格式性的告知没有描述的指、足趾等不再本次超生检查范围之内,无手足不在该次超声检查之内的告知内容;更未明确告知本次超声检查的范围。该中心医院在该次检查存在的告知不足显而易见。

3、根据《山东省产前超声检查技术规范》第五部分其他事项的规定、中国医师协会《产前超声检查指南》及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第三资料摘要部分临沂市第二人民医院王某某住院病历现病史载明,上诉人王某某本次怀孕,末次月经2016年4月28日;根据该司法鉴定意见书第五分析说明(一)关于产前超声检查重要三个阶段:1、11-13+6孕周;2、20-24孕周;3、28-34孕周。同时根据山东省《唇部及肢体畸形超声检查诊断技术要点》第二部分四肢畸形声像图表现载明,观察胎儿肢体的最佳时间为18-22周。本案被上诉人中心医院安排上诉人进行该次Ⅲ超声系统畸形筛查的时间为2016年10月31日,系在26+4孕周,非规定的时间段检查,也错过了肢体检查的最佳时间;该检查时间正系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提前两个月预约,由被上诉人给予安排的。对此,被上诉人存在的过错显而易见。

4、根据中国医师协会《产前超声检查指南》及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第五分析说明(一)关于产前超声检查部分载明,系统产前检查,即Ⅲ超声检查,系对发现胎儿畸形或高危孕妇进行系统性解剖学结构筛查,目的系进一步提高畸形胎儿的检出率。因此,双方当事人对该次检查的目的均系明确的,涉案胎儿左足缺失的畸形系该次检查应当检查的范围,该院未能查出,显然存在违约。被上诉人抗辩该次Ⅲ超声系统畸形筛查的范围仅限于无脑儿等六大类畸形儿,缺乏依据,不能成立。

五、两被上诉人依法理应对上诉人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1、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及因果关系的认定部分,均载明从临床超声技术上通过系统产前超声检查,具有发现肢体末端足、手异常或缺失的可能性;规范性、系统性孕中期超声检查,具有检出肢体末端手、足发育畸形的可能性。这足以说明,从临床超声技术上,是能够检查出肢体末端缺失这一畸形的。而本案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卫生院孕早、中期、晚期共进行7次超声检查,在被上诉人中心医院在孕中期进行系统超声检查及孕晚期检查2次。上诉人整个怀孕期间共计进行9次超声检查,这既说明上诉人追求优生优育的愿望之强烈迫切,同时也说明上诉人对其胎儿发育尽到谨慎注意义务。上诉人虽前后进行9次超前超声检查,但由于被上诉未尽到勤勉和忠诚之责,致使胎儿发育畸形未能查出,从而使上诉人丧失孕中期终止妊娠的机会,致使畸形儿出生,从而使上诉人优生优育的产前检查合同目的落空,直接给上诉人造成财产及精神上的严重损害。两被上诉人的违约行为对畸形儿的出生存在直接因果关系,与上诉人的损害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2、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庭意见,医院在进行产前医学检查过程中未尽到勤勉和忠诚义务导致检查结论失实,使信赖该项检查结果的合同相对人生育缺陷婴儿,额外增加的抚育费、护理及治疗费,蒙受财产上的损失,构成加害给付,医疗机构应根据合同法第107条规定承担相应的违约损害赔偿责任。本案经新生儿左足缺失经鉴定构成7级伤残,同时需支付巨额假肢费用。上诉人依据鉴定结论核算残疾赔偿金、假肢费用、护理费、鉴定费及精神抚慰金共计855776元,上诉人请求两被上诉人承担其中的424888元,合法有据,法院应依法支持。

临沂中院二审认为:

关于本案案由,上诉人耿某才、王某某、耿某某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在诉状中明确载明是以被上诉人临沂某中心医院、沂水县某某卫生院侵犯其生育知情权和优生优育选择权为由起诉,并未主张耿某某左足缺如系被上诉人医疗行为所导致,一审判决以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审理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关于被上诉人临沂某中心医院、沂水县某某卫生院是否应当承担责任问题,尽管目前产前超声检查技术受胎儿体位、检查人员的技术以及设备等综合因素的影响,仍然客观上存在较高的漏检率,但是规范、勤勉地开展产前检查工作,尽可能增加胎儿缺陷检出率,符合我国优生优育政策要求,也有益于保障胎儿父母的知情权和生育选择权。被上诉人临沂某中心医院、沂水县某某卫生院在从事产前检查活动时,负有规范诊断、充分说明以及提出是否终止妊娠的医学意见等义务,被上诉人在对王某某进行产前检查过程中,存在不规范医疗行为,且没有充分告知产前超声检查的技术局限性,也未告知其接受三维或四维超声检查技术以提高胎儿缺陷的检出机率。在产前检查过程中没有发现耿某某左足缺如,固然与超声检查技术局限有关,但是检查人员的技术能力、医疗经验与观察不细致也是导致该缺陷漏检的原因。鉴定意见书只摘要分析了临沂市中心医疗住院疹疗行为,没有对其产前检查行为进行分析鉴定,根据检查报告单及鉴定意见书,可以认定临沂某中心医院与沂水县某某卫生院在履行规范诊疗、充分告知、提出终止妊娠的医学意见义务方面均存在过错,侵害了上诉人耿某才、王某某夫妇生育知情权和生育选择权,应当对由此给上诉人造成的经济损失与精神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赔偿责任数额,上诉人耿某某、耿某才、王某某主张的赔偿数额为424888元,包括:1、残疾赔偿金16297元*20年*0.4=130376元;2、护理费3000元*24个月+5次*2人*3天*100元/天=75000元,营养费50元*24个月*30天=36000元;3、假肢安装维修费469600元(4年更换一次,计算20次,每次18500元,共370000元;每次装配第一年免费维修,以后每年维修费为安装费6%,共66600元;首次安装假肢误工费20天,每天120元,共2400元;18岁前每年更换一次接受腔30600元);4、精神抚慰金10万元;5、交通费500元/次*4次=2000元;6、住宿费300元/次*4次=1200元;7、鉴定费30000+4000+1600+6000元=41600元;以上合计855776元。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承担50%的赔偿责任数额,即424888元。本院认为,上诉人耿某某左足缺如的缺陷系其自身发育原因,并非被上诉人产前诊断行为所致,耿某某的健康权并未受到被上诉人的侵害,对残疾赔偿金的诉讼主张不予支持。上诉人耿某才、王某某因耿某某身体残疾增加的抚养费用,可以另行主张。根据鉴定意见,耿某某的护理期与营养期均为24个月,耿某才、王某某虽然是鲁南矿业公司职工,但是没有提供其收入证明,故按照城镇无固定收入居民计算护理费为:100.79元/天*30天*24月=72568.80元,营养费为:30元/天*30天*24月=21600元。假肢安装维修费469600元系根据鉴定意见计算的数额,鉴定费用41600元系上诉人耿某才、王某某实际支出的费用,本院予以确认。上诉人主张的交通费2000元、住宿费1200元,没有提交证据,本院不予确认。上述经济损失总计为605368.80元(护理费72568.80元、营养费21600元、假肢安装维修费用469600元、鉴定费41600元),综合考虑超声产前检查技术局限性,本院酌定被上诉人临沂某中心医院、沂水县某卫生院各承担10%的赔偿责任即各赔偿上诉人60536.88元,其他损失由上诉人耿某才、王某某自负。关于精神抚慰金,所有父母都期望生育健康的子女,由于知情权和生育选择权被侵害从而生育了先天缺陷的子女,而抚养身体残疾的子女必然比抚养健康子女要承担额外的精神负担,被上诉人临沂某中心医院、沂水县某某卫生院应当承担相应责任,本院酌定抚慰金为20000元,由被上诉人临沂某中心医院、沂水县某卫生院各承担10000元。

 

临沂中院二审判决:

一、撤销山东省沂水县人民法院(2018)鲁1323民初4107号民事判决;

二、被上诉人临沂某中心医院于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上诉人耿某才、王某某经济损失60536.88元,精神抚慰金10000元;

三、被上诉人沂水县某卫生院于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上诉人耿某才、王某某经济损失60536.88元,精神抚慰金10000元;

四、驳回上诉人耿某某、耿某才、王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生育一个正常、健康的子女,是每一对新婚夫妇的美好愿望。但在本案中,由于涉案医疗机构未能勤勉尽责把关,漏检致左脚残疾新生儿出生,负有一定的过错。代理律师在委托人一审被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况下,接手二审诉讼,全面分析案情,论证各方证据,据理力争,取得二审改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最终得到人民法院的维护。

 


站内声明: “本网站是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宣扬法律意识,交流执业学习心得。网内部分文章来自其他网站,只做为交流学习之用,相应的权利均属于原权利人。如权利人认为不妥,请来电或来函说明,本网页随即停止转载和使用。谢谢合作!”
上一篇:山东方圆某有限公司诉王某某竞业限制劳动争议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