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点击排行
联系我们

电话:0539-8207835
传真:0539-8207825
邮编:276000
Email:qy_lawyer@163.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北京路31号联安府佑大厦西区6楼

启阳案例当前位置:首页 > 启阳案例

临沂鸿达工贸有限公司诉王某某、董某返还原物纠纷案

来源:启阳律师作者:启阳律师时间:2020/7/20 16:39:00 浏览:

临沂鸿达工贸有限公司诉王某某、董某返还原物纠纷案

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2019)鲁1302民初5189号案

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鲁13民终1088号案

 

案件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临沂鸿达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达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某某,汉族,男,住兰山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董某,汉族,男,住兰山区。

 

案件事实经过:

2015年7月16日,鸿达公司与王某某签订《销售合同》一份,约定王某某向鸿达公司购买博太牌ZSL500JD注塑机一台,总价款460000元,分10次付清,期限自2015年10月至2016年7月,在每月10日前各付46000元,价款未付清前上诉人保留设备的所有权。合同签订后,鸿达公司将涉案设备交付给王某某。截止2017年12月31日,原告账册显示被告王某某尚欠250000元未偿还。2018年1月5日董某在王某某处拉走含涉案注塑机在内的四台机器设备(型号分别为博太500、博太140、海太160、海太金鹰760)、一宗模具和原材物料。同时,王某某出具了单方签名的内容为“王某某厂里的博太500注塑机、140注塑机产权归董某所有,所有债务及产权纠纷由王某某一人承担,与董某无关。”的《协议书》一份;董某称曾代王某某偿还戴某某债务30万元。鸿达公司得知此事后,认为王某某在设备款未还清的情况下,未经其同意,擅自将涉案注塑机处置,严重侵害了鸿达公司的合法权利,后与王某某、董某交涉未果,酿成纠纷。

2018年1月11日,鸿达公司将王某某、董某起诉至兰山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返还注塑机,如不能返还注塑机,应根据起诉时机器价值折价赔偿原告损失30万元及利息、每日500元营运损失。

经审理,一审法院认为:应认定被告董某取得案涉设备系基于善意;被告董某已向王某某支付了案涉设备的合理对价;被告王某某已将案涉设备交付给了董某案涉设备在被告董某处原被告对此均无异议。综上被告董某取得案涉注塑机的行为符合善意取得的构成要件已经依法取得案涉博太牌注塑机(型号:ZSL500JD)的所有权。原告鸿达公司要求判令被告董某返还注塑机或折价赔偿原告损失30万元及利息判令董某自原告诉讼之日至实际交付之日止每日按500元赔偿营运损失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因案涉设备事实上已无法返还而被告王某某认可原告诉讼请求故其应对案涉注塑机不能返还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原告与二被告均认可转让时案涉设备价值30万元被告王某某应当赔偿原告30万元及利息损失。但因被告王某某与原告鸿达公司均认可王某某尚欠鸿达工贸公司案涉注塑机款25万元未付。故被告王某某应对该25万元及利息承担赔偿责任。原告鸿达工贸公司因申请诉讼保全支付的保全费2020元属于诉讼费用其要求被告王某某承担该费用予以支持。原告要求判令王某某每日按500元赔偿营运损失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遂判决:一、被告王某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赔偿原告鸿达公司损失250000元及利息;二、被告王某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支付原告鸿达公司财产保全费2020元;三、驳回原告鸿达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送达后,鸿达公司不服,以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等为由提起上诉。经授权,山东启阳律师事务所接受二审委托,指派张惠民、陈超律师担任鸿达公司二审诉讼代理人,出庭参加诉讼。

 

张惠民、陈超律师二审代理意见:

一、董某取得涉案设备之前已经知道王某某无所有权。理由:

    (一)两被上诉人系多年的朋友,亦是多年的合作伙伴,知根知底。董某明知王某某欠债,为赖债董某配合王某某实施了本案行为。依据:一审法院在2018年3月5日庭审笔录。

    1、该笔录第6页第20行王某某陈述,“当时王某某经营不善,欠很多货款的钱,资不抵债,当时也不想还了,但感觉到机器设备可惜了,因为与董某关系好,所以让董某将机器设备拉走了,所以也就没有还其他货物的钱,当时有想卖给董某的意思,大约四台机器及原材料价格90万元左右。四台机器的价格应该还要高,但扣除分期付款的话也就剩90万元左右。”

    2、该笔录第6页第27行中董某陈述,“王某某欠别人的钱,不可能平白无故让董某将机器拉走,当时王某某卖给别人怕不好收钱,所以就和董某协商替他还账,减轻王某某的债务。”

    3、该笔录第4页倒数第9行王某某陈述,“当时王某某手里有四台注塑机,其中博太500以及金鹰760还是以董某的名义办的分期付款的手续,两台机器分期付款董某都是知道的。”

    由以上笔录可以看出,王某某与董某的关系之好并不像一审认定的那样“不知情”。“因为与董某关系好”,王某某和董某还在2018年1月5日的“协议书”中约定:所有债务及产权纠纷由王某某一人承担,与董某无关。董某在明知“王某某欠别人的钱”的情况下,还同意接受王某某的此承诺,并以此为幌子拒绝承担责任,显然是金蝉脱壳的故意行为。

    另外,本案二审开庭,王某某当庭陈述证明董某明知其无所有权,亦可予以佐证该事实。

    (二)一审上诉人提交法院的录音材料显示,当时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李某某跟董某说你也知道王某某欠我的钱,你想想拉我的机器也很麻烦,我问董某,他笑了默认。很明显,董某取得涉案设备之前明知王某某无所有权。

二、董某在王某某处拉走设备时,并未支付合理对价。理由:

    (一)关于2018年1月5日董某在王某某处拉走设备的数量。

    1、2018年3月5日法庭审理笔录第4页第4行记载王某某陈述,“王某某不欠戴某某的钱,当天董某拉的机器是四台,还有十几个模具,还有原材物料一宗,这些东西想卖给董某的,但董某一分未付,没有让董某给戴某某钱。

    2、2018年2月28日法庭笔录第8页第10行记载证人戴某某陈述当时王某某存放了“大体三至四台”机器;该页第十三行该证人陈述,“董某拉的可能是两三台。”

    3、2018年2月28日法庭笔录第8页第20行记载证人戴某某陈述,“2018年1月5日晚上拉的机器,大约是晚上八点装的,大约装了两个半小时左右。”从时间上来看,也是装的四台车时间,而非一台。

    4、2019年7月11日法庭笔录(二)第2页倒数第4行记载王某某陈述“原告所述属实,但该机器与另外三台机器,其中有一台博太150、海太160、海太金鹰760等共计四台设备及一宗模具均被被告董某拉去使用了,具体如何返还应该由被告董某施行。”

    以上笔录可以证明,在2018年1月5日晚董某在王某某处拉走设备的数量实际为四台而非一台。

    (二)关于2018年1月5日董某在王某某处拉走设备的价值。

    1、2018年3月5日法庭审理笔录第6页第23行记载王某某陈述,“当时有想卖给董某的意思,大约四台机器及原材料价格90万元左右。”

    2、2018年1月5日,董某持有王某某签名的协议书中并未对涉案设备的价格进行约定。因此,双方既没有对涉案设备进行评估,也没有双方约定的价格合意,董某支付给戴某某30万元并非拉走四台机器及模具材料的相应对价。

    3、2019年7月11日法庭笔录(二)第13页第4行记载王某某陈述,“当

时被告董某拉的4台机器价值大约80余万元,其中还有很多模具没有计算。”

根据以上庭审笔录可以证明,2018年1月5日董某在王某某处拉走设备的价值约八、九十万元左右,显然董某未支付涉案设备的30万元对价。

    (三)关于董某支付戴某某30万元的实质问题。

    2018年2月28日法庭笔录第8页第8行证人戴某某陈述,“当时是王某某租赁的我们的厂房,我是负责物业服务的。”由于董某拉走设备价值没有双方合意、没有评估,所以涉案的30万元不是博太500注塑机转让款而实际是戴某某允许董某、王某某将设备拉出工业园租赁厂房的付款,即戴某某以职务之便追债,不偿还戴某某的30万元,谁也别想把王某某的四台设备拉出去。这是董某为拉四台设备支付戴某某30万元的真实目的。

    而且,在庭审中,双方都对涉案博太500注塑机在2018年1月5日时价值30万元无异议。也就是说董某在未支付相应对价的情况下就在王某某处拉走了四台设备、模具和原材物料,这明显有违正常的商业习惯。

(四)被上诉人董某在一审举证2011年12月22号50000元欠条一张,证明王某某至今尚欠其货款未付清,别无其他债务。

对此,2019年7月11日法庭笔录(二)第9页倒数第7行记载:王某某称不是自己写的。因此,董某无证据证明其与王某某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

被上诉人董某取得涉案设备之前已经明知王某某无所有权,且董某在王某某处拉走设备时,并未支付合理对价,根据《物权法》第34条、第106条的规定,董某并不构成善意取得,且根据鸿达公司与王某某于2015年7月16日签订的《销售合同》第二项,双方约定“在机械款未付清前此设备属于供方所有”,因此鸿达公司有权请求董某返还涉案设备。

 

临沂中级法院二审认为:

各方当事人对于鸿达公司与王某某之间就案涉博太牌注塑机存在保留所有权买卖关系王某某尚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全部价款以及案涉博太牌注塑机现在董某处均无异议本案二审争议焦点:董某应否向鸿达公司返还案涉博太牌(型号:ZSL500JD)注塑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九十一条、第一百零八条二项的规定当事人对其主张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能够使人民法院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对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事实而提供的证据能够使人民法院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本案中由于王某某未按约定支付案涉博太牌注塑机(型号:ZSL500JD全部价款其不能取得该注塑机所有权无论董某与王某某在2018年1月5日就案涉注塑机达成何种协议均不能改变王某某相对该注塑机系无处分权人的事实。鸿达公司作为案涉注塑机的所有权人有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请求占有人董某返还原物。董某主张其已经取得案涉注塑机所有权不应返还应当提供证据证明其已经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规定取得案涉注塑机的所有权这些证据起码应当能够使人民法院确信其主张的善意和支付合理对价具有高度可能性。

善意指的是不知情即不知道或不应当知道让与人处分动产或不动产时不具有处分该财产的权限。对于善意的判断既要采用客观标准以一般人的标准来判断受让人主观上是否有善意也要综合考虑交易的各种因素包括交易的时间、地点、场所、交易当事人之间的关系等。本案中董某主张的对案涉注塑机的购买行为并非发生在专业的由第三方监管或管理的二手设备交易市场王某某的经营范围亦不包括二手设备买卖董某在购买案涉设备前应当要求王某某提供购买发票或收据、合同、付款凭证等能够证明案涉设备合法来源的单证审慎的确定王某某是否具有处分该财产的权利。而根据董某提供的《协议书》中关于案涉注塑机权利的两处表述“王某某厂里的博太500注塑机”、“所有的债务及产权纠纷归王某某一人承担与董某无关可以证明王某某2018年1月5日给董某出具该协议书时双方曾就案涉注塑机产权等问题进行过沟通。根据以上事实起码可以确定董某对于王某某不具有处分案涉注塑机权利的事实状态有可能知道即便不知也是由于其疏忽而未尽审慎审查义务而致本院对其主张的“善意”不予采信。

    关于是否支付合理对价董某为此提供了王某某2018年1月5日书写的《协议书》但该协议书仅明确了“王某某厂里的博太500注塑机、博太140注塑机产权归董某所有”并没有关于上述机器对价的约定根据该协议书内容显然无法确定协议性质及是否有偿。虽然董某主张系通过替王某某归还戴建强借款的方式支付了案涉注塑机价款30万元但鉴于以下事实:1、董某自认案涉博太牌注塑机(型号:ZSL500JD)价值30万元但仅其自己提供的《协议书》中就记载了两台机器正常情况下两台机器的价格应当高于30万元2、董某在一审中提供了王某某出具的欠条一张“今欠货款50000元王某某2011年12月22日”以证明王某某至今尚欠董某货款未付清。依常理董某应当先以王某某拖欠其货款抵顶机器款而非先替王某某清偿欠其他债权人的款项。据此董某主张以购买方式取得案涉博太牌注塑机(型号:ZSL500JD)且已支付全部价款证据不充分。

  综上所述董某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为案涉博太牌注塑机的善意买受人鸿达工贸公司要求返还案涉注塑机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临沂中级法院二审判决:

    一、维持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2019)鲁1302民初5189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撤销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2019)鲁1302民初518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三项及案件受理费负担;

    三、董某、王某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三十日内返还鸿达公司案涉博太牌注塑机(型号:ZSL500JD)如不能按时返还董某、王某某应于上述期限届满后十日内赔偿鸿达公司损失250000元及利息

 

《论语·为政》中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诚信基本含义是指诚实无欺,讲求信用。千百年来,诚信被中华民族视为自身的行为规范和道德修养,更是当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中一个建设的重点。另外,“诚信”还是人和人之间正常交往、社会生活能够稳定、经济秩序得以保持和发展的重要力量,是我国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但在本案中,涉案当事人系多年的合作伙伴,诚信缺失,导致纠纷发生。代理律师在委托人一审败诉的情况下,接手二审诉讼,全面分析案情,论证各方证据,据理力争,取得二审胜诉,委托人的合法权益最终得到人民法院的维护。


站内声明: “本网站是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宣扬法律意识,交流执业学习心得。网内部分文章来自其他网站,只做为交流学习之用,相应的权利均属于原权利人。如权利人认为不妥,请来电或来函说明,本网页随即停止转载和使用。谢谢合作!”
上一篇:耿某某等诉临沂某中心医院、沂水县某某卫生院 侵犯生育知情权和优生优育选择权纠纷案
下一篇:山东方圆建筑材料有限公司诉威海某某建材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