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点击排行
联系我们

电话:0539-8207835
传真:0539-8207825
邮编:276000
Email:qy_lawyer@163.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北京路31号联安府佑大厦西区6楼

启阳案例当前位置:首页 > 启阳案例

李某诉山东卡特重工机械有限公司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案

来源:启阳律师作者:启阳律师时间:2020/10/30 17:52:40 浏览:

李某诉山东卡特重工机械有限公司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案

山东省临沭县人民法院(2020)鲁1329民初1196号案

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13民终4294号案

 

案件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山东卡特重工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特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某,汉族,男,住河南省郸城县。

原审第三人:河南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刘某某、男,汉族,系河南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郑州某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段某某,女,汉族,居民

 

案件事实经过:

卡特公司与第三人河南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刘某某、郑州某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段某某存在买卖合同纠纷,山东省临沭县人民法院于2018531日作出(2018)鲁1329民初1821号民事判决,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322日作出(2019)鲁13民终157号民事判决,后因第三人河南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刘某某、郑州某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段某某未及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卡特公司向山东省临沭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案号为(2019)鲁13291336号。在执行过程中,山东省临沭县人民法院于20191015日作出(2019)鲁13291336号之三执行裁定书,裁定:查封李某名下的位于郑州市管城回族区某某路11号楼2单元1-203号的房产一处。后李某向山东省临沭县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山东省临沭县人民法院于2020311日作出(2020)鲁1329执异6号执行裁定书,驳回异议人李某的异议请求。

李某对前述执行异议裁定不服,于2020324日向山东省临沭县人民法院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请求判令不得执行位于郑州市管城回族区某某路11号楼2单元1-203号房屋(不动产权证号:豫【2018】郑州市不动产权第0076625号),并解除对该房产的查封。

经审理,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七条规定,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最高人法院关于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规定》第二十五条规定,对案外人的异议,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标准判断其是否系权利人:()已登记的不动产,按照不动产登记簿判断;……。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涉案房产登记在李某名下,有不动产权属证书、商品房买卖合同、个人住房借款合同、银行交易明细予以证实,应确认李某为涉案房产的所有权人。但卡特公司辩称,刘某某实际居住在案涉房屋,李某对涉案房产不享有完整的所有权,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信。同时,卡特公司辩称,第三人刘某某的亲属、河南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和郑州某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员工偿还的银行贷款属于第三人财产,李某的主张不足以排除执行被执行人的财产,根据双方提供的涉案还贷账户银行流水明细显示,除河南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和郑州某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职工代为还款外,还有不特定人员代为偿还贷款,且李某主张其已偿还别人代为垫付贷款,故对于卡特公司的答辩,不予采信。综上,李某对涉案房屋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遂判决:不得执行位于郑州市管城回族区某某路11号楼2单元1-203号房屋(不动产权证号:豫【2018】郑州市不动产权第0076625号)。

 

    一审判决送达后,卡特公司不服,以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等为由提起上诉。经授权,山东启阳律师事务所接受二审委托,指派张惠民、秦向亮律师担任卡特公司二审诉讼代理人,出庭参加诉讼。

 

张惠民、秦向亮律师二审代理意见:

一、第三人刘某某借名买房事实清楚、足以认定。

借名买房、顶名买房在现实中广泛存在,纠纷也不少。本案中,上诉人卡特公司已经对第三人刘某某借名买房的基础事实完成举证,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一条第一项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下列原则确定举证证明责任的承担,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一)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本案中,上诉人卡特公司主张第三人刘某某与被上诉人李某构成借名买房,对以下基本事实完成了举证:

1)从涉案房屋购房后的使用情况来看,一审法院在(2019)鲁13291336号案件执行过程中调查核实由第三人刘某某及其亲属居住至今。

2)从首付款来看,现有证据证实第三人刘某某儿子刘某于购房合同约定支付首付款的当日即2010930日支付430021元,且无证据证明刘某与该房产开发公司有其他业务关系。

3)从偿还银行按揭款来看,现有证据证实多为刘某某本人、子女及其下属员工、财务人员转账付款。

4)从资金来源看,第三人河南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郑州某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刘某某操控其下属员工、财务人员及子女亲属的银行卡,购房资金来源于第三人河南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郑州某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及第三人刘某某。

2. 被上诉人李某诉称涉案房屋的首付款由其母亲支付,但未向法院举证证明;其诉称曾偿还按揭贷款,但未提供任何还款凭证证明;其诉称委托朋友付款,但未向法院提供委托付款及偿还垫付款的证据。以上事实只有被上诉人李某的陈述,无任何证据证明。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本案中,上诉人卡特公司对涉案房屋居住使用、支付首付款、偿还银行按揭款、资金来源等借名买房的实质要件进行了举证,结合被上诉人李某对购房行为仅有陈述没有证据证实,第三人刘某某借被上诉人李某之名购买涉案房屋具有高度可能性,应予以认定,被上诉人李某不是涉案房屋的实际权利人。

二、原审判决举证责任分配不当。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2019修订)》第九十条规定:“下列证据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一)当事人陈述;……”。本案中,被上诉人李某除了一审中提交的不动产权证书、购房合同、个人住房借款合同外,对由其母亲支付首付款、委托朋友还贷又偿还了代付款、涉案房屋发票等主张仅有陈述,被上诉人李某始终未向法院提供支付房款的证据,其无证据的陈述依法不应作为定案依据。然原审法院仅根据被上诉人李某的陈述径行采信、作为认定被上诉人李某是涉案房屋所有权人的根据,违反了前述法律规定。

三、不动产权证书不应作为本案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裁决的唯一依据,原审适用法律不当。

1.2019911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九民纪要),引言部分第三段明确规定“从现行法律规则来看,外观主义是为保护交易安全设置的例外规定,一般适用于因合理信赖权利外观或意思表示外观的交易行为。实际权利人与名义权利人的关系,应注重财产的实质归属,而不单纯地取决于公示外观。总之,审判实践中要准确把握外观主义的适用边界,避免泛和滥用”,第119条规定“人民法院对执行异议之诉的审理,一般应当就案外人对执行标的物是否享有权利、享有什么样的权利、权利是否足以排除强制执行进行判断”。本案中,涉案房屋不动产权证书只是外观公示的权利,被上诉人李某仅仅是名义权利人,应当审查购房资金来源等真实交易状态,从而确定第三人刘某某为实际权利人。

2.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审查范围应当包括案外人的权利是否真实存在、该权利能否阻却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规定“对案外人的异议,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标准判断其是否系权利人: (一)已登记的不动产,按照不动产登记簿判断;……”,该规定是执行异议程序对权利归属的判断标准即依据权利外观主义原则进行形式主义审查,执行异议之诉是独立的诉讼程序,需要综合全案证据,根据当事人的交易安排对真实权利状态进行实质判断。执行异议和执行异议之诉之间的事实认定、法律适用存在明显差异,执行异议审查程序中的外观主义认定标准不能扩大适用到执行异议之诉案件中。本案中,被上诉人李某所持涉案房屋不动产权证书仅仅是外观主义的名义权利人,其对涉案房屋的权利是虚假的,不能阻却执行,通过庭审应认定实际权利人是第三人刘某某。一审法院援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规定确认被上诉人李某是涉案房屋的所有权人属于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

 

临沂中级法院二审认为:

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李某对案涉房产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当事人有证据证明不动产登记簿的记载与真实权利状态不符、其为该不动产物权的真实权利人,请求确认其享有物权的,应予支持。根据上述规定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的规定可以看出,不动产权属证书只是物权证明,不动产登记簿仅具有法律上的物权权利推定效力,对不动产物权权属确认产生争议时,在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中,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规定》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对不动产物权取得的基础事实等进行审查,对此异议人负有举证证明责任且应达到高度可能性的证明标准。本案中,涉案房产虽然登记在李某名下,李某亦提供了不动产权属证书、商品房买卖合同、个人住房借款合同、银行交易明细予以证明,但根据卡特公司的举证和本案查明事实存在如下疑点:一、李某贷款时所留电话13938597700为刘某某在2015年不可撤销函中所留电话号码,所留住址河南省郑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经四路161号楼1单元3102号为刘某某身份证上的住址;二、涉案房产地址在(2018)1329民初1821号案中被确认为刘某某的住址,在法院按该地址向刘某某送达邮寄开庭传票等相关法律文书时刘某某签收,同时结合卡特公司一审中提供的视频资料,说明该房产由刘某某实际居住;三、根据卡特公司的举证,可以证明涉案房产的首付款、已付银行贷款本息及相关费用,大部由刘某某、刘某、姚某、张某、刘某X、盖某账户支付,而刘某某为河南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刘某为刘某某的儿子亦为河南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姚某为刘某某的儿媳,张某、刘某X、盖某为河南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财务、营销人员,且刘某、姚某、张某、刘某X、盖某的个人账户被用于河南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公用,对于其他款项李某未提供自身交付的证据证明;四、涉案房产2010930日购买时,首付款为555384元,贷款1295000元,李某时年20周岁,其未提供具有付款能力和自身支付房款的证据,其主张姚某、张某、刘某X等人的付款行为均系其委托代付,既未提供委托的证据也未提供偿还代付款的证据,明显违背常理;五、李某与刘某某系亲戚关系。基于上述疑点事实,卡特公司反驳主张李某不是涉案房产的实际权利人具有高度可能性,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本院予以采纳,李某要求排除强制执行,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

综上所述,卡特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应予支持。

 

临沂中级法院二审判决:

一、撤销山东省临沭县人民法院(2020)鲁1329民初1196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被上诉人李某的诉讼请求。

 

本案中,二审法院准确把握权利外观主义的适用边界,依法正确分配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举证责任,对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案件采用实质审查的观点,即案外人必须是实体权利的权利人、该实体权利真实存在且足以排除执行。代理律师在委托人一审败诉、债权执行化为泡影的情况下,接手代理二审诉讼,全面分析案情,补充证据,据理力争,取得二审胜诉,委托人得以重新启动执行程序,其合法权益最终得到人民法院的维护。

 


站内声明: “本网站是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宣扬法律意识,交流执业学习心得。网内部分文章来自其他网站,只做为交流学习之用,相应的权利均属于原权利人。如权利人认为不妥,请来电或来函说明,本网页随即停止转载和使用。谢谢合作!”
上一篇:山东方圆建筑材料有限公司诉威海某某建材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
下一篇: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诉湖北施农丰某某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