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点击排行
联系我们

电话:0539-8207835
传真:0539-8207825
邮编:276000
Email:qy_lawyer@163.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北京路31号联安府佑大厦西区6楼

启阳案例当前位置:首页 > 启阳案例

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诉湖北施农丰某某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来源:启阳律师作者:启阳律师时间:2020/11/17 17:09:01 浏览:

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诉湖北施农丰某某有限公司等

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鄂01民初201号案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20)鄂知民终132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被上诉人)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施可丰公司          

被告(上诉人):湖北施农丰某某有限公司

薛某某,女,汉族,湖北施农丰某某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刘某,男,汉族,湖北施农丰某某有限公司监事

李某某,男,汉族,个体户,住河南省汝州市。

 

案件事实经过:

原告施可丰公司于2001年11月1日改制成立经营范围包括复混肥料、复合肥料、掺混肥料、冲施肥、叶面肥、有机-无机复混肥料、生物肥等的生产和销售,复合肥原料的销售。该公司在经营过程中亦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申请了商标注册,分别获得第5591852号“”文字及图形组合商标、第12421733号“”文字组合商标的专用权,核定使用商品类别均为第1类:肥料、农业用肥、肥料制剂、混合肥料、植物生长调节剂、除杀真菌剂、除莠剂、杀虫剂、杀寄生虫剂外的林业用化学药品等,注册有效期分别截止到2019年10月27日、2024年9月20日。2012年4月27日,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依据山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请示,作出关于认定“施可丰 SHIKEFENG及图”商标为驰名商标的批复,认定原告施可丰公司使用在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第1类肥料、农业用肥商品上的“施可丰 SHIKEFENG及图”注册商标为驰名商标。原告施可丰公司作为国家级星火计划项目“长效缓释复合肥制造技术及产业化”的承担单位,其生产的“施可丰牌复合肥料”于2014年被认定为山东名牌产品,该公司在经营过程中还通过在北京、山东、浙江青岛、江苏、山西、河南、广东、天津等地发布电视媒体广告方式宣传其企业及产品,2015年12月至2017年10月期间的广告费支出约2410万元,曾被评为2016中国化肥企业100强、2016 中国磷复肥企业100强。

被告湖北施农丰成立于2011年10月25日,经营范围包括化肥、有机肥、无机肥、微肥、叶面肥、化工产品(不含危化品)机械设备、土壤改良剂销售等,股东为薛某某、刘某。

  2017年10月,原告发现被控侵权产品后,即派员同公证人员一同来到位于河南省汝州市某地的种子、化肥、农药商铺,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购买了“施农丰稳定性复合肥料”一袋(价格130元),并现场取得了印有“汝州市某某镇李某某发票专用章”的证明一张,对该商铺门市拍照留存。后公证机关将购买的化肥产品进行封存,并出具公证书。取证结束后,原告维权即对四被告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1、判令湖北施农丰某某有限公司停止侵害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2、判令湖北施农丰某某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3、判令被告李某某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的“施农丰”复合肥;4、判令被告湖北施农丰某某有限公司、薛某某、刘某赔偿原告经济损失40万元;5、判令被告李某某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万元;6、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原告为调查、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43793.95元;7、本案诉讼费由四被告承担。

 

案件立案后,施可丰公司授权山东启阳律师事务所代理诉讼;启阳律师事务所指派张惠民、张宜廷律师担任该公司一审代理人参加诉讼。

 

张惠民、张宜廷律师代理意见

一、原告是依法设立的公司法人,依法享有第5591852号“施可丰+镰刀+麦穗”、第7014211号“施可丰”、第12421730号“SKF+人像+施可丰”、第12421731号“SKF+人像+施可丰”、第12421733号“人像+SKF+施可丰+掌握化肥进步科技”、第12421734号“人像+SKF+施可丰+掌握化肥进步科技”、第12421735号“人像+SKF+施可丰+掌握化肥进步科技”、第12421736“人像+施可丰+掌握化肥进步科技”、第12421737“人像+SKF+施可丰+掌握化肥进步科技”等系列注册商标专用权,(详见后附补充证据一)其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具备本案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庭审中,原告提供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商标注册证、原告产品包装袋等证据,被告对原告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被告二、被告三关于原告不具本案主体资格的答辩理由不成立。

二、原告“施可丰”系列注册商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原告生产的“施可丰”牌系列复合肥系复合肥行业中的知名商品。

原告创始于1994,系生产复混肥料、复合肥料、缓控释肥料、增效氮肥、水溶性肥料的专业企业,经过长期使用、宣传和优异的产品质量,原告先后获得“山东名牌产品”、“国家免检产品”、“中国农民最喜爱的农资品牌”、“中国农资行业最具价值品牌”、“中国化肥流通体制改革辉煌10年突出贡献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山东省科学技术奖”、“国家级星火计划项目证书”、“山东省中小企业科技进步奖”、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科技进步奖”、“广东省科学技术奖励”、“中国专利山东明星企业”、“高新技术企业”、“创新型企业”、“2016中国化肥企业100”、“ 2016中国磷复肥企业100”等荣誉称号。第5591852号“施可丰”注册商标被认定为“山东省著名商标”、“中国驰名商标”。庭审中,原告提供了相关荣誉证书和“山东省著名商标证书”、“中国驰名商标证书”等证据,被告对原告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原告企业字号、产品、注册商标的高知名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并为相关公众所熟悉并认可。

本案原告产品与被诉侵权产品系相同产品,不需认定驰名商标即可对于是否存在侵权的事实予以判断,被告关于驰名商标个案认定的答辩理由不具实质意义。

三、被告一实施了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一)根据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公证处(2017)临兰山证民字第3630号《公证书》及封存的被诉侵权产品,以及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在调查过程中的录像资料,证明本案被诉侵权产品分别为红色包装和黄色包装两种。

(二)上述两被诉侵权产品商标标识分别为文字“施农丰”和“施农丰(文字)+镰刀(图形)”。将被诉侵权产品上的商标标识与与原告享有专用权的系列商标,进行整体及主要部分的比对:被诉侵权标识中的文字部分“施农丰”与原告系列商标中最具独特性、显著性的文字“施可丰”在含义、字形、读音、视觉效果上构成近似;被诉侵权标识“施农丰(文字)+镰刀(图形)”中的字体、图形及构图与原告第5591852号“施可丰+镰刀+麦穗”注册商标中“施可丰+镰刀”部分完全相同,整体的视觉效果高度近似。将被诉侵权标识和原告系列商标隔离比对,以相关公众一般注意力将两者的构成要素及整体效果综合判断,容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并导致误认误购,本案公证保全的“施农丰复合肥”的商标标识与原告“施可丰”系列注册商标构成近似商标。

(三)被告一虽经国家商标局核准获得第11698711号“施农丰+镰刀”注册商标专用权。但国家商标局对该商标申请进行审核时,核定使用范围为“钾、氮、磷,生物化学催化剂”,驳回被告一在“肥料,土壤调节剂,混合肥料,化学肥料,植物用微量元素调节剂”商品使用的申请。对于以上事实,原告的商标注册证及当庭提供的被告一注册商标申请及核准信息的官网查询资料足以证明,被告一对于以上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且对于商标局的审核结论没有依法提出异议,亦证明被告一认可其申请商标、被诉侵权标识与在复合肥商品上在先授权的“施可丰”系列注册商标构成近似,容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的事实和审核结论。

(四)根据商标法的相关规定及立法目的,核定使用范围不同的近似商标,应当严格按照核定的商品范围规范使用,超越核定商品的范围,使用在相对方的核定的商品,即构成侵权,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五)被诉侵权产品与原告产品同为农用复合肥,使用了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标识,容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并导致误认误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款(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的规定,本案公证保全的被诉侵权产品“施农丰复合肥”为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

(六)本案被诉侵权产品系被告一生产销售。1.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上,使用了被告一“施农丰”的注册商标,包装注明的生产商名称、地址均与被告一的名称、地址一致。被告对于该公证书和封存产品的真实性无异议,能够证明被告一生产、销售了被诉侵权产品;2.被告一辩称被诉侵权产品上的生产许可证、化肥登记证号并非其持有,且当庭答辩认可其没有办理相关证照,间接证明其生产被诉侵权产品只能使用假冒的证号,不足以推翻原告证据的证明效力;3.被告一主张没有从事生产经营应当且能够提供相关账册及税务报表证明却没有提供,证据不足且明显不符合常理。4.综合三被告的当庭陈述和经法庭质证的证据,能够证明被告一生产销售了本案侵权产品。被告对于原告的指控和证据予以否认和反驳,但没有提供相反的证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应当承担对其不利的后果。

(七)被告一当庭主张被诉侵权产品系他人恶意冒用其商标和企业名称生产,损害其商誉,并已经向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报案。同时又主张其因没有办理肥料工业生产的“三证”一直没有进行生产经营,系明显的狡辩。1.试想,一个长期没有生产经营的企业,其企业名称和商标有何知名度,能否给假冒者带来多少非法利益,故他人假冒被告一的商标及名义的可能性极低。2.被告一主张已向工商机关报案,即说明其知道涉案侵权产品的生产者及其基本信息,却拒绝向法庭提供,说明被告一向法庭作了虚假陈述,也说明其缺乏起码的诚信。3.根据被告一的所作所为,原告有理由认为,其所主张的但又不愿披露的生产者,就是被告一本身,或者是受其委托代为加工侵权产品的不良企业。4.涉案侵权产品不论是被告一自行生产还是委托他人生产,其不论是作为独立侵权人或者共同侵权人,均应依法承担侵权责任。

(八)综上,本案公证保全的被诉侵权产品“施农丰复合肥”系侵权产品。被告一生产销售涉案该侵权产品构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告一主张不构成侵权的理由不成立。

四、被告李某某实施了商标侵权行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一)根据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公证处(2017)临兰山证民字第3630号《公证书》能够证明涉案侵权产品系被告李某某的销售。被告李某某经法院传票传唤,无正当下理由未到庭质证,也未提供口头或者书面的答辩意见,应当视为放弃了其在民事诉讼中依法享有的程序抗辩和实体抗辩。

(二)被告李某某作为经工商登记核准设立个体工商户,从事化肥销售多年,对于“施可丰”系列注册商标与原告的所有关系,以及“施可丰”化肥的知名度的认知,远远高于一般消费者,根据涉案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和进货价格,很容易判断出其购进的涉案产品为侵权产品。

(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三款:“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第六十四条第二款“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被告李某某构成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且不属于商标法规定不承担赔偿责任的情形,应当依法承担侵权责任。

五、被告一的行为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应当依法承担侵权责任。

(一)原告生产的“施可丰”系列复合肥系知名商品,理由见本代理意见第二条,不再赘述。

(二)涉案原告产品包装装潢的特征如下:1.从上至下:上部五分之二区域为商标标识区;中部五分之二区域为产品性能标识区;下部五分之一部分为生产企业信息标识区。2.商标标识区为白色为主,内容为红、黑二色;产品性能标识区底色为红色和两条底色为黄色的文字带,文字内容为黑色、红底色留白、黄底色留红三种;企业信息标识区底色为红色,文字留白。3.商标标识区主要内容为第5591852号“施可丰”文字商标和第12421733号“SKF”图文商标;产品性能标识区上下依次为黑色文字“稳定性复合肥”“长效缓释”、“高浓度纯硫基”(位于黄底色带),红底留白文字,包括总养分和氮、磷、钾比例(文字上下两条细白线与其他内容相隔)、执行标准、许可证号、登记证号、净含量,“肥效稳定 质量稳定”(位于产品性能标识区黄色底色带、字体为红色);企业信息标识为原告企业名称、地址、电话和客服热线号码。4.包装使用文字全部为黑体字和黑体变形美术字体。 原告生产的涉案产品包装装潢整体设计分区合理,字体大小与文字内容匹配适当,兼顾了内容全面和重点突出的统一,构图、色彩及整体风格相互协调,具有独特的美感。

(三)将本案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与原告生产的涉案产品包装装潢,以相关公众一般注意力进行整体及主要部分的进行隔离比对,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除原告产品包装装潢中商标标识区为两个注册商标,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装潢商标识别区为的商标(“施可丰”与“施农丰”)和产品有效成份的具体数值、比例等细微差别外,两者的构图、字体、色彩搭配,甚至产品性能标识区的文字表述均高度一致,容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足以造成误认误购。

(四)涉案原告产品包装装潢系于2013年8月设计完成并用于产品包装,销售范围遍及全国(西藏自治区除外),山东、山西、河南、河北、江苏、广东、东北三省为主要销售区域。2014年6月11日被国家专利局授予外观设计专利证书,涉案原告产品包装装潢具备了新颖性和显著性特征,与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相比使用在先。被告作为复合肥业的生产经营商,对原告“施可丰”商标及产品包装的知名度应当明知。

(五)根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禁止仿冒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若干规定》第四条:“ 商品的名称、包装、装潢被他人擅自作相同或者近似使用,足以造成购买者误认的,该商品即可认定为知名商品。特有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应当依照使用在先的原则予以认定。”的规定,能够认定原告生产的涉案产品为知名商品,其包装装潢为知名商品的包装装潢。被告一在与原告相同商品上,使用与原告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造成和原告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是原告的知名商品,存在故意模仿原告产品包装装潢,利用原告产品知名度,挤占原告市场份额以谋取不当利益的故意和行为。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应当依法承担侵权责任。

(六)被告一辩称原告生产的涉案产品包装装潢不具有独创性和特异性,且非知名商品的包装装潢,不会导相关公众的混淆,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六、关于各被告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

(一)关于被告一、被告四的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等规定,涉案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民事责任,包括停止侵权及赔偿损失。关于本案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鉴于双方均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原告因被告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或者被告因侵权所获得利益的具体数额,请求法院在考虑本案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包括原告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等因素。着重考虑被告一、被告四系故意侵权且毫无悔改之间的主观恶意,原告商标及产品的知名度,本案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并存的事实,对于不正当竞争的行为损害赔偿额,参照确定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损害赔偿额的方法。原告请求被告一赔偿40万元,被告四赔偿10万元基本适当,且不超过商标法规定的三百万元的通常限额,请求法院依法予以酌情确定。关于调查、制止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费用,原告已当庭提交了真实有效的证据,请求法院予以支持。

(二)关于被告二、被告三的民事责任。被告二、被告三户籍所在地为河南,舍近求远地在武汉注册空壳公司(第一被告),兼董事、监事,利用职务便利,操纵第一被告在河南销售假冒商标及不正当竞争的化肥,利用公司的有限责任逃避法律责任,与近期原告发现并起诉的多件针对原告的商标侵权及不正当案件如出一辙,造成权利人为维权疲于奔命,往往效果不佳。庭审中,被告一、二、三当庭主张被告一公司一直没有经营,应当却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如会计账册、科务报表、年检报告)等 ,证明被告一的组织机构和会计制度不健全,股东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混同。被告二、被告三应对被告一的公司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武汉中院认为:

一、关于被告湖北施农丰是否为被控产品生产经营主体的问题

    关于举证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第一百零八条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对一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事实而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法律对于待证事实所应达到的证明标准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原被告对其各自诉辩主张应当承担相应举证义务,未完成举证义务或者待证事项真伪不明的情况下,相关诉讼主张不应得到支持。就本案而言,原告主张被控侵权产品系被告湖北施农丰生产,原告需证明以下事实:1、有被控产品销售,2、被控产品与被告具有关联。根据取证公证书照片及实物显示,被控化肥产品名称为“施农丰稳定性复合肥料”,其外包装包装底部标注有“湖北施农丰肥业有限公司”汉字及其拼音、“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中山路317号”等文字信息,与被告湖北施农丰使用的企业名称、地址相同,包装袋上部所标注的“施农丰⑧”亦属于商业标识,上述标注信息均与被告湖北施农丰关联,故原告主张被告湖北施农丰为被控产品生产经营者的举证责任初步完成。对此,被告辩称其因未从事化肥生产而由他人冒名生产,但并未提交相应证据证明。该抗辩理由与其企业登记信息显示自2011年成立至今持续经营状态并不吻合,而由他人冒用其名义生产化肥产品至外省销售获利的说法并无可合理推断的证据予以证明,故其抗辩理由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因此,根据被控产品包装袋的标注信息,可以认定被告湖北施农丰是该产品的生产经营主体。

    二、关于被控产品使用“施农丰”作为标识的行为是否侵害原告商标权的问题

  本案中,原告主张的商标为第5591852号“”文字及图形组合商标,该注册商标由“施可丰”文字加上麦穗、镰刀图形组合而成,其中的“施可丰”文字构成该商标的主要识别部分。通过将被控产品外包装上标注的“施农丰”与上述商标相比,两者文字中的“施”、“丰”二字相同,仅中间的“可”和“农”字不同,因其文字排列顺序相同、读音近似,且使用在同类化肥商品上,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容易使其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误以为两者存在特定关联,故被控化肥产品包装上使用“施农丰”文字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虽然被告注册有商标与原告的“”文字及图形组合商标不同,但因被控产品使用的是“施农丰⑧”作为商业标识,而非被告湖北施农丰注册的“”文字及图形组合形式,并非被告注册商标的正常使用形态,故被告即使注册有“”文字及图形商标也不构成合理使用。

  三、关于被控化肥产品使用与原告近似包装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的问题

  关于不正当竞争,根据原告提交的证据显示,原告成立于2001年,2016年被评为中国化肥企业100强、中国磷复肥企业100强,并在多个省区进行了企业及其产品的广告宣传,其化肥产品因而具有相应的市场知名度。从“施可丰稳定性复合肥料”产品包装来看,整体分为上白下红区域,其黄边红色区块中突出排列标注“稳定性复合肥料、长效缓释、高浓度纯硫基、肥效稳定、质量稳定”等字样,其颜色、排列组合具有特定性,能够起到标识产品来源的作用,应当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一)项所规定的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包装、装潢。通过将本案被控化肥产品与之相比,可以看出两者的包装颜色、突出标注文字相同,仅生产许可、化学成分及企业信息标注内容不同,二者整体形象构成近似,且均使用在复合肥产品上,相关消费者以普通注意力并不容易分别,容易造成对该化肥产品来源的混淆和误认。故被控产品使用与原告产品近似包装的行为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所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四、关于被告是否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第(三)项规定,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容易造成混淆的,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均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应当承担侵权民事责任。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亦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他人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被控“施农丰稳定性复合肥料”化肥产品使用“施农丰”商标构成侵害商标权,同时被控产品包装与原告具有一定影响的产品包装近似而构成不正当竞争,作为被控产品生产主体的被告湖北施农丰依照前述法律规定均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被告李某某作为销售者并未提交该产品的合法来源证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四条免除赔偿的情形,故被告李某某作为销售侵权商品的经营主体亦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被告薛某某、刘某作为被告 湖北施农丰的股东,并非被控化肥产品的直接生产、经营者,原告亦无证据证明前述个人被告未尽到出资到位的义务,其直接指控侵权公司股东的行为属于诉权滥用,依法不应得到支持,故被告薛某某、刘某不应承担本案侵权民事责任。

  因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其因侵权所受的损失,或者被告因侵权所获利益,本案应以酌定方式确定经济损失。综合考虑原告化肥产品的知名度、销售范围、被控产品的混淆程度、侵权时间和地点、销售范围等因素酌定被告湖北施农丰应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10万元,而被告李某某经营规模较小,侵权情节较轻微,酌定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千元。关于合理费用,原告为本案维权诉讼活动支付了鉴证咨询服务*代理费3万元,与律师代理合同约定法律服务事项相关,属于本案合理费用;原告为本案取证、立案、开庭支出的差旅费7898元、打印费355元,取证购物费130元,与本案诉讼活动能够对应,亦属于本案合理费用。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上述合理费用根据被告侵权情节不同进行分摊,由被告湖北施农丰负担35000元、李某某负担3383元。

  至于原告还请求判令被告销毁制作侵权标识或包装的相关模具等专用设备,但原告并未举证证明被控包装袋需要使用专有模具才能完成,且被告停止生产销售责任已足以制止被控销售行为,故原告关于销毁制作侵权标识或包装的相关模具等专用设备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经审理,武汉中院一审判决: 

一、被告湖北施农丰某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害原告第5591852号文字及图形组合商标以及“施可丰稳定性复合肥料”产品包装的行为,不得生产、销售与上述商标或产品包装相近似的化肥产品;

二、被告湖北施农丰某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10万元;                 

三、被告李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5千

四、被告湖北施农丰某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合理费用35000;

五、被告李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合理费用3383;

、驳回原告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判决送达后,施农丰公司不服,以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并非涉案产品生产商;被控化肥产品使用“施农丰”并未构成商标权侵权,外包装也未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提起上诉;启阳律师事务所受托继续指派张惠民、张宜廷律师担任该公司二审代理人。

 

湖北高院认为: 

本案审理过程中,上诉人湖北施农丰某某有限公司未在指定期限内缴纳案件受理费。

 

湖北高院裁定: 

本案按上诉人湖北施农丰某某有限公司自动撤回上诉处理。一审判决自本裁定送达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

 

案件经过两级法院的审理,历时两年半,2020年6月,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送达裁定书,依法公正地审结了本案,维护了委托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等合法权益。


站内声明: “本网站是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宣扬法律意识,交流执业学习心得。网内部分文章来自其他网站,只做为交流学习之用,相应的权利均属于原权利人。如权利人认为不妥,请来电或来函说明,本网页随即停止转载和使用。谢谢合作!”
上一篇:李某诉山东卡特重工机械有限公司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案
下一篇: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诉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等 不正当竞争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