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点击排行
联系我们

电话:0539-8207835
传真:0539-8207825
邮编:276000
Email:qy_lawyer@163.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北京路31号联安府佑大厦西区6楼

启阳案例当前位置:首页 > 启阳案例

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诉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等 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来源:启阳律师作者:启阳律师时间:2020/11/27 17:08:50 浏览:

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诉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等

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8)津01民初718号案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19)津民终182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被上诉人):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简称施可丰公司          

被告(上诉人):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天津施可丰公司)

原审被告     董某某,男,汉族,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经理                

 

案件事实经过:

原告创始于1994年,2001年11月改制为现名称,经营范围:复混肥料、复合肥料、生物肥、缓控释肥料等产品的生产销售。系专业生产复混肥料、复合肥料、缓控释肥料、增效氮肥、水溶性肥料、硫酸等产品的化工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2010年,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核准,原告依法取得第5591852号“施可丰及图 ”、第7214211号“施可丰”文字注册商标专用权。2012年4月27日,原告第5591852号“施可丰及图”注册商标被国家商标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2018年9月20日涉案第5591852号、7014211号注册商标转让为山东某某化工有限公司持有,并由该公司许可原告独家使用,以上转让及许可使用均经国家商标局核准、备案。

2014年3月,原审被告董某某作为出资人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的文字 “施可丰”作为字号,登记设立了被告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产品及经营范围与原告相同。

   在市场巡查中,原告发现被告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侵权,于2018年9月在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被告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停止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2、判令被告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停止生产、销售使用标有上述“施可丰”侵权标识(企业名称)包装的产品,并立即销毁带有侵权标识的包装袋、广告、宣传品等;依法判令被告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万元;4、判令被告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赔偿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5万元;5、被告董某某对被告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的赔偿负连带责任;6、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案件立案后,施可丰公司授权山东启阳律师事务所代理诉讼;启阳律师事务所指派张惠民、张宜廷律师担任该公司一审代理人参加诉讼。

 

张惠民、张宜廷律师代理意见

一、本案的基本事实

原告创始于1994年,2001年11月改制为现名称,经营范围:复混肥料、复合肥料、掺混肥料(B肥)、冲施肥、叶面肥、有机-无机复混肥料、生物肥、缓控释肥料、抑制剂型稳定性肥料、长效缓释肥料、异粒变速肥料、增效氮肥、有机肥、尿甲醛肥料、同步营养肥料、缓释肥料、控释肥料、稳定性肥料、水溶性肥料、硫包衣肥料等产品的生产销售。系专业生产复混肥料、复合肥料、缓控释肥料、增效氮肥、水溶性肥料、硫酸等产品的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2009年10月28日、2010年7月28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核准,原告依法取得第5591852号“施可丰及图 ”、第7214211号“施可丰”文字注册商标专用权。

2018年9月20日涉案第5591852号、7014211号注册商标转让为山东冠发化工有限公司持有,并由该公司许可原告独家使用,以上转让及许可使用均经国家商标局核准、备案。

原告的主导产品“施可丰”系列复合肥销售范围遍及除西藏、港澳地区以外的中国大陆。

原告为服务三农和提高产品质量,除投入了巨额的产品研发和市场管理费用以外,还进行了广泛的广告宣传,并支付了巨额的广告费用;2012年度73038006元、2013年度12067670.5元、2014年度12321774元,2016年度23199820元,2017年度13683595元。

2012年4月27日,原告第5591852号“施可丰及图”注册商标被国家商标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

2008年12月3日至2018年12月16日,原告先后获得国家及地方政府及主管部门多项奖项及荣誉证书:

被告(一)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系由被告(二)董某某于2014年3月5日出资设立的一人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生物有机肥、有机肥料、微生物肥料、土壤改良剂、水溶性肥料、液体肥料、复合微生物肥料的研发、生产、销售。

被告(一)成立后即以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的名义从事肥料生产销售经营,并在当地静海电视台和YOUKU网上发布产品宣传视频,文字解说部分内容为:“本台消息,大邱庄镇施可丰生物有机肥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瞄准生态农业发展趋势,致力于畜禽粪便、植物桔杆的无害化、资源化处理、有效改良土壤的环境,提高了作物的产量和品质。金美农业产业园区的富品创园的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共种植了30多个蔬菜温室大棚,蔬菜生产全部使用的是施可丰有机肥,这几天棚菜开始采摘上市,因为是无公害种植,他们的市场售价同比要高一些,但依旧是供不应求。我们从2012年到现在一直是没有间断地使用施可丰复合肥有机肥,到现在从品质和产量都有很大幅度的提升。开始番茄的糖度可能是4点几、5点几,现在可在达到8点几,甚至9。富品公司长期使用的这种有机肥是以畜禽类便、菌类及桔杆等废弃物为原料,再加上生物菌种加工而成,长期使用能有效改良土壤。施可丰生物有机肥公司从2011年建厂开始,就始终致力于肥料的研制和生产,把粪便、鸡类、猪粪、牛粪这些动物粪便,经过有科学的方法变废为宝,技术支撑就是天津市环境与资源研究所,整个发酵技术包括菌种都是农科研究所给提供。经过几年发展,目前施可丰生物有机肥公司每年可消耗动物粪便和植物桔杆十万吨,年产高效生物肥2万多吨。在满足本地种植大户需求的同时,产品销往京、津、河北等地。不久前,天津农业资源与环境硏究所在这里挂牌成立示范基地,并定期派遣科研人员进行技术指导,使科研成果及时转化为服务农业发展的产品。土壤有很多生物的,我们可以把有机肥加入生物菌,施用到土壤里,增加土壤有益菌数量,这样土壤就可以变得更健康、更肥沃,作物的发病率更低。据了解,新的一年,生物有机肥发展有限公司将继续加大科研及转化力度,针对蔬菜品种生产专用肥料,满足生态农业的发展需要。”

原告在网络上发现被告的宣传后,指派委托代理人,前往天津及周边地区和被告经营场所搜集、调查核实并拍照保存,下载并打印了相关的网络视频资料,并于2018年9月1日申请临沂市兰山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公证。2018年9月19日,该公证处制作并出具了(2018)鲁临沂兰山证民字第3018号证据保全公证书。

2018年9月25日,原告诉至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

二、当庭质证的证据

以上事实有如下证据证实:

(一)原告提供的证据:

1.原告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2.第5591852号“施可丰及图 ”、第7214211号“施可丰文字”注册商标证及变更、转让核准证明,商标许可使用合同及《商标使用许可备案通知书》;

3.原告2012年起至2017年历年与全国各地广告商签订的产品广告合同及广告费用结算发票;

4.国家商标局2012年4月27日商标驰字(2012)10号《关于认定“施可丰SHIKFNG及图”商标为驰名商标的批复》;

5.国务院及地方政府及主管部门、社会团体自2008年12月3日至2018年12月16日授予原告相关奖项和荣誉的证书27份:

6.被告(一)天津施可丰生物有机肥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工商登记查询资料;

7.临沂市兰山公证处2018年9月19日(2018)鲁临沂兰山证民字第3018号证据保全公证书。

8.原告针对被告的侵权行为支出的调查、取证和起诉、开庭支付的费用发票,包括调查费用、公证费用、律师费用。

以上证据均经被告当庭质证,两被告对于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对于公证保全的宣传视频,被告虽然否认其制作并发布,但在庭前质证中明确认可其工作人员参与了视频的制作,并对肥料的配比等等内容进行了说明。故以上证据符合法律规定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要求,应当作为认定本案争议事实的证据,并足以认定原告主张的上述事实,法庭应依法予以采纳。

(二)关于被告董某某在本案的民事责任,原告根据董某某系一人有限公司股东的事实和公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6年第10期应高峰诉嘉美德(上海)商贸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纠纷案裁判观点,主张董某某如果不能提供证据证明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两被告均未提供相关证据,应当视为没有完成法律规定的证明责任。法院应当对原告主张的事实予以确认、支持。

三、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一)根据法庭调查查明的事实和证据,原告依法享有“施可丰”字号及注册商标专用权,长期以来,原告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努力开拓,发展,服务三农,企业的字号、商标和产品受到了社会、政府及相关公众的普遍认可,享有极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二)原告的注册商标早在2012年即被认定为驰名商标,原告的字号、商标和产品已经具备极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被告系与原告存在同业竞争关系的市场主体,在其设立之初自然对行业内知名企业和品牌进行了解,也有义务对于取得在先的商标、字号等知识产权予以回避。原告的“施可丰”字号及商标,具有高度的独创性和显著性,其产品销售和广告宣传早已覆盖被告所在地;被告辩称其在多个字号均未通过审核的情况下,突然想到并采用了“施可丰”字号,系明显欺骗法庭和相关公众的行为。其主张对于原告商标字号不知情的事实不成立。

(三)被告系与原告存在同业竞争关系市场主体,未经原告许可,擅自将原告具有高度知名度的字号和注册商标用于其企业名称,剽窃了原告长期努力并投入巨资取得的智力成果,包括字号权、商标权及长期积累并延续至今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其销售的产品系原告生产,或者认为被告与原告存在投资、联营、控股及商标许可使用等关系,导致误认误购,并获得非法利益。被告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八条:将他人注册商标、未注册的驰名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误导公众,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的,……”,1993年9月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经营者不得采用下列不正当手段从事市场交易,损害竞争对手:……(三)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经营者不得实施下列混淆行为,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二)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包括简称、字号等)……”的规定,构成不正当竞争,应当承担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四、关于被告董某某在本案中的民事责任

根据《公司法》第六十三条之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董某清与被告董某某系父子关系,综合其在庭审中的陈述,能够证明其认可了公司系其一手开办,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员工,本案存在董某清系被告公司实际控制人进行经营或者与其子董某某共同经营的概然性。

对一般有限公司来说,证明股东财产和公司财产混同的举证责任采取“谁主张谁举证”的分配原则。但《公司法》规定对于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举证责任倒置,因此被告董某某不能提供充分翔实的证据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五、关于本案赔偿损失的数额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确定反不正当竞争法(1993年)第五条,即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包括简称、字号等)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损害赔偿额,可以参照确定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损害赔偿额的方法进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规定:“因不正当竞争行为受到损害的经营者的赔偿数额,按照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经营者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六条、第九条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权利人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鉴于本案双方均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因侵权获利或者原告因侵权所受损失的具体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含《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的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

六、关于本案侵权行为的情节

(一)原告企业字号、注册商标和产品在相关公众中具有极高的知名度,能够满足被告故意侵权以获取较大的非法利益的预期,这也是被告选择原告作为侵权对象的动机。

(二)根据当庭提供的证据被告侵权历史较长,销售范围较大,其侵权获益和给原告造成的损失相应较大。

(三)被告当庭主张其生产规模为3000至4000吨,与其在宣传视频中“施可丰生物有机肥公司每年可消耗动物粪便和植物桔杆十万吨,年产高效生物肥2万多吨”的陈述不符。

(四)基于原告字号、商标和产品的知名,被告作为原告同业竞争对象应当明知,故被告系故意侵权。而且在原告提起诉讼至今,拒不承认侵权,说明其没有停止侵权的行动和意思表示。被告的主观恶性严重,应当加处惩罚性赔偿,否则不足以起到震慑、制止其侵权行为的法律效果。

 

天津一中院认为:

一、被告施可丰有机肥公司使用施可丰作为企业字号是否构成了不正当竞争行为。

原告企业成立于1994年,2001年11月改制为现公司,公司全称为“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该企业自成立以来一直使用“施可丰”为企业字号。系专业生产复混肥料、复合肥料、缓控释肥料、增效氮肥、水溶性肥料、硫酸等产品的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该企业2008年获得国务院“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2009年获得中国化工企业管理协会、中国化工情报信息协会授予的“2009中国化工企业500强”称号、“2009中国化肥企业100强”称号、2010年获得国家教育部“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2011年获得山东省“科学进步奖”、2012年和2013年获得中国化工学会化肥专业委员会、中国化工情报信息协会授予的“2012中国化肥企业100强”“2012中国化肥质量信誉示范企业”、“2013中国化肥企业经济效益100强”荣誉证书。上述证据足以证明在被告施可丰有机肥公司2014年注册成立前,原告施可丰公司的企业名声在全国范围内,特别是在化肥行业内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属于法律规定应予保护的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且该企业分别于2009年10月、2010年7月将企业字号“施可丰”文字进行了商标注册,取得第5591852号、第7014211号“施可丰”商标注册证。其中第5591852号“施可丰”图文商标曾于2012年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评为“驰名商标”。因原告未主张商标侵权,对将他人商标作为企业字号的行为,本案不再论述。

2014年3月5日,被告董某某作为出资人使用与原告字号相同的文字“施可丰”作为企业字号,登记设立了被告施可丰有机肥公司,其经营范围为生物有机肥、有机肥料等的生产、销售,与原告同属于生产经营农用肥料的公司。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规定,经营者不得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包括简称、字号等),实施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的混淆行为。被告施可丰有机肥公司在注册成立前应明知原告企业名称在全国化肥行业具有极高的知名度,仍以与原告企业字号相同的文字“施可丰”作为企业字号注册成立生产经营农用肥料的企业,明显具有“傍名牌”、“搭便车”的故意。虽然其生产、经营的是有机肥料,仍然会造成社会公众对其与原告存在特定联系的混淆,构成了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规定,被诉企业名称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或者构成不正当竞争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原告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承担停止使用、规范使用等民事责任。原告主张被告停止使用“施可丰”作为企业字号的主张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

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条第二款的规定,法人、非法人组织享有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等权利。法人的名称包括其简称、字号。原告企业自2009年成立时以“施可丰”作为其字号,即享有了“施可丰”字号的名称权。被告施可丰有机肥公司2014年注册成立,其企业字号虽经工商行政部门登记注册,但企业名称登记注册后享有的是在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基础上使用企业名称进行民事活动的权利。而我国企业工商登记注册是特定区域检索、特定区域保护,并不能排除特定区域外他人享有在先权利的情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对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是在其有一定影响的范围保护的,故其保护可能超出其登记注册范围。因此,被告施可丰有机肥公司以其企业名称系经国家有关机关核准注册的,不应构成侵权的主张不能成立。

二、原告请求赔偿的数额是否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是否合理。

原告施可丰公司请求判令被告施可丰有机肥公司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制止侵权的合理支出5万元。其主张以法定赔偿确定赔偿数额,未向法庭提供证据证明50万元赔偿的计算依据及50万赔偿考虑的相关因素。另外,原告在庭审中主张被告施可丰有机肥公司的侵权行为仅为将“施可丰”作为企业字号及在产品包装上标注被告企业名称的行为。且对被告在产品包装上使用企业名称行为未向法庭举证。本院综合考虑被告侵权性质、使用“施可丰”作为企业字号对其经营活动的影响、使用方式、使用时间、销售产品的范围等因素确定被告应承担的赔偿责任。

三、被告董某某是否应与被告施可丰有机肥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施可丰有机肥公司系被告董某某投资成立的自然人独资公司,庭审中被告董某某未向本院提交证据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四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原告施可丰公司主张被告董某某与被告施可丰有机肥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

另外,关于原告施可丰公司依法判令被告施可丰有机肥公司立即销毁带有侵权标识的包装袋、广告、宣传品的诉请,原告未向本院提供被告生产、销售的带有侵权标识的包装袋、广告、宣传品的证据,考虑到被告销售产品包装上应该注明其企业名称,因原告未提出保全申请,亦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产品包装的样式、数量和存放地址,故判令被告停止使用带有“施可丰”文字的企业名称即可达到原告诉请的目的。原告庭审中提供的宣传视频为天津市静海区地方电视台的节目,并非被告的广告宣传视频。且原告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被告有侵权广告及宣传品,故对原告的该部分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经审理,天津一中院判决: 

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被告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带有“施可丰”文字的企业名称;

二、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变更企业名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不能含有“施可丰”文字;

三、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赔偿原告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其制止侵权的合理费用共计100000元;

四、被告董某某对本判决第三项确定的给付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五、驳回原告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判决送达后,天津施可丰公司不服,以原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上诉人不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为由,提起上诉;启阳律师事务所受托继续指派张惠民、张宜廷律师担任该公司二审代理人。

 

天津高院开庭后,主持双方和解,达成以下调解协议: 

一、天津施可丰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带有 “施可丰”文字的企业名称,并于2019年6月25日前变更企业名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不能含有“施可丰”字样;

二、天津施可丰公司赔偿施可丰化工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79300元,于2019年4月25日24时前支付;

三、若天津施可丰公司未按约定时间履行前述变更企业名称及支付赔偿金的义务,需另支付施可丰化工公司人民币30000元。

 

案件经过法院立案审理,最终确定了天津施可丰公司企业名称侵权,不正当竞争行为成立。律师的代理意见得到法院支持。案件具有的法律意义是委托人的知识产权得到司法保护。


站内声明: “本网站是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宣扬法律意识,交流执业学习心得。网内部分文章来自其他网站,只做为交流学习之用,相应的权利均属于原权利人。如权利人认为不妥,请来电或来函说明,本网页随即停止转载和使用。谢谢合作!”
上一篇: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诉湖北施农丰某某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下一篇:齐某某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分公司 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