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点击排行
联系我们

电话:0539-8207835
传真:0539-8207825
邮编:276000
Email:qy_lawyer@163.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北京路31号联安府佑大厦西区6楼

启阳案例当前位置:首页 > 启阳案例

齐某某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分公司 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案

来源:启阳律师作者:启阳律师时间:2020/12/3 15:00:00 浏览:

齐某某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分公司

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案

山东省蒙阴县人民法院(2019)鲁1328民初2839号案

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鲁13民终4369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被上诉人):齐某某,男,成年,汉族,住山东省沂南县。

被告(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分公司(简称人保公司)

 

 

案件事实经过:

2018年 9月 17日15时许,刘某某(伤者)驾驶被保险车辆鲁Q50×××、鲁Q40××挂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在侯镇某钢厂卸石灰时被该车辆右侧厢板砸到并被热石灰埋在底下,造成刘某某身体表面积烧伤,右腿骨折。

涉案事故车辆鲁Q50×××、鲁Q40××挂号重型半挂牵引车,车主系原告齐某某,在人保公司投有交强险、商业三者险。

事故发生后,原告单方鉴定刘某某伤情构成八级伤残,并赔偿伤者刘某某医疗费、误工费等各项损失共计37万元。后原告以财产保险合同纠纷诉至法院,请求人保公司赔偿其医疗费、伤残赔偿金、误工费、护理费等各项损失共计37万元。

 

起诉状送达后,经人保公司授权,山东启阳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指派葛继静律师作为人保公司的代理人参加诉讼。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代理律师代表人保公司就伤者刘某某的伤情申请法院重新鉴定;经重新鉴定刘某某构成九级伤残;但葛继静律师的主要代理答辩意见未被一审法院重视。

 

一审法院认为:

原告齐某某与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分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当事人应按合同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原告按照合同约定交纳了保险费,被告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相应的保险责任。伤者刘某某虽是保险车辆的驾驶人,但事发时其已经离开驾驶室并停止操作车辆,将自己置于车体之外,所处空间发生了变化,应属于受害第三者。同时,刘某某停车卸货,该行为亦属于对机动车的使用过程,刘某某在使用机动车的过程中,被车厢挡板及所载货物石灰砸倒并烧伤,符合三者险的保护范围,保险公司应在第三者责任险的赔偿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判决: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理赔给原告齐某某370000元。

 

一审判决送达后,被告人保临沂公司不服,以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为由提起上诉。葛继静律师继续接受启阳律师事务所指派,为人保公司代理本案二审诉讼。

 

葛继静律师二审代理意见:

(一)、伤者刘某某不属于涉案保险合同约定的“第三者”。

根据《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第二章第二十二条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损毁。第二十六条下列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四)被保险人、被保险人允许的驾驶人、本车车上人员的人身伤亡。根据上述保险条款约定,本案伤者系被保险人允许的驾驶人,其造成的人身伤亡属于涉案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公司第三者责任险免责范围。该保险条款是保险人与被保险人基于意思自治原则达成保险约定,不存在显失公平或者排除投保人主要权利的情形;同时,该免责条款及法律后果已用加黑加粗的字体显赫标注予以明示,投保人亦在投保人声明处盖章确认我公司就该免责条款尽到了明确说明义务。故,该免责条款作为保险合同的组成部分对合同当事人具有约束力。伤者刘某某不属于合同约定的“第三者”,其涉案损失人保公司不负责赔偿。

(二)、伤者刘某某不属于法律法规规定的“第三者”。

1、伤者刘某某的损害不属于商业险的赔偿范围。本案中的伤者刘某某作为投保人允许的驾驶员,相当于法律地位上的被保险人,原则上不能作为第三者。本案中侵权人与伤者属于同一人,根据《侵权责任法》的原理,“自己不能成为自己侵权行为的伤者”;机动车驾驶人因其本人的行为,造成自己损害,他不可能成为其本人利益的伤者,并对自己的损害要求自己的保险人赔偿。

2、伤者刘某某对本次事故发生存在过错不属于法律规定的第三者。根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问答最新审判意见》第十六条,如果车上人员在事故发生前已经下车,后因被保险车辆碰撞、碾压导致伤亡的,也应当认定为第三者。但是,如果有证据证明事故的发生是由车上人员的过错导致,保险人主张其不属于第三者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刘某某作为从事道路运输的专业人员和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熟知货物装卸安全流程,对车辆的安全使用应负审慎注意的义务,其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违规打开了车厢挡板造成了自身损害,刘某某对损害后果的发生存在明显过错。因此刘某某不应当认定为第三者。

 

临沂中院二审认为: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关于“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的规定,本院二审诉讼过程中仅针对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分公司上诉请求范围进行审查,无争议的问题不予审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四款“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的规定,在责任保险中,被保险人是责任主体,第三者是权利主体,三者相互对立,同一主体在同一责任保险中不能既是被保险人又是第三者,案涉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中,被保险人是指投保人及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保险责任为保险机动车在被保险人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使用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的直接损失,对被保险人应依法支付的赔偿金额,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对于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各分项赔偿限额的部分给予赔偿。故,投保人允许的合法驾驶人无论是否应对第三者负财产责任,其致害方的角色不交,都应与被保险人一并处于第三者的对立面。刘某某系投保人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其地位相当于被保险人,原则上不是第三者,根据侵权责任基本原理,任何危险作业的直接操作者不能构成此类侵权案件的受害人。驾驶人作为车辆的操作者,因过错发生交通事故产生损害,其操作行为本身是损害产生的原因,这种因果关系不因驾驶人物理位置的变化而变化; 即不论驾驶人于事故发生时处在车上还是车下,都无法改变其自身的行为是事故发生原因的事实,机动车驾驶人因本人的过错行为造成自身损害,他不能成为自身过错行为的受害者并以此要求赔偿。即同一法律主体不能既是侵权人又是伤者,驾驶人不得基于自身侵权行为造成自身利益损害而要求自己的保险人赔偿。故,刘某某不是案涉事故的第三者,上诉人不承担赔偿责任。

 

临沂中院二审判决:

一、撤销蒙阴县人民法院(2020)鲁1328民初2839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驾驶员在车下被保险车辆致害造成损失引发的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案件,全国各地法院对该伤者主体身份的认定不一,大多法院认为这时车下的驾驶员因时空变化已转化为第三者,驾驶员在车下被保险车辆致害造成的损失属于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理赔范围。本案二审法院完全采纳了代理律师的上诉观点及代理意见,判决驳回了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本案人保公司胜诉且免于承担赔偿责任,得益于代理律师从损害原因、合同约定到法律、法理及相关案例的全面分析论证、据理力争,不仅为人保公司避免了巨额损失,同时也为该类案件的诉讼代理积累了成功案例。

 

 

    


站内声明: “本网站是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宣扬法律意识,交流执业学习心得。网内部分文章来自其他网站,只做为交流学习之用,相应的权利均属于原权利人。如权利人认为不妥,请来电或来函说明,本网页随即停止转载和使用。谢谢合作!”
上一篇: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诉天津施可丰某发展有限公司等 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下一篇:孟某某诉临沂市某某商贸有限公司 买卖合同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