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点击排行
联系我们

电话:0539-8207835
传真:0539-8207825
邮编:276000
Email:qy_lawyer@163.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北京路31号联安府佑大厦西区6楼

启阳案例当前位置:首页 > 启阳案例

张某某诉孙某某等、临沂市某某运输有限公司、刘某某、枣庄某某运输有限公司、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来源:启阳律师作者:启阳律师时间:2021/1/6 10:37:30 浏览:

张某某诉孙某某等、临沂市某某运输有限公司、刘某某、枣庄某某运输有限公司、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山东省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6)鲁1392民初1799号案

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鲁13民终5202号案

 

案件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简称华海保险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某,女,成年,汉族,住山东省临沂市经济技术开发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孙某某,男,成年,汉族,住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郭某,男,成年,汉族,住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临沂市某某运输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某,男,成年,汉族。住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枣庄市某某运输有限公司。

 

案情经过:

2016年6月22日2时9分许,侯某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醉酒后驾驶无号牌“雅马哈”牌摩托车沿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华夏路与联邦路四岔路口东路段,与前方同方向顺向行驶的刘某驾驶的鲁D062××号“红岩”牌重型半挂牵引车(鲁DS6××挂号“金优牌”重型仓栅式半挂车)相撞,侯某某倒地,车辆部分损坏,被告刘某驾车驶离现场。2016年6月22日2时10分许,被告孙某礼驾驶鲁AS34××号“陕汽”牌重型半挂牵引车(鲁QCZ××挂号“新兖”牌重型厢式半挂车)沿华夏路由东向西行驶,将倒地的侯某某碾压,造成侯某某当场死亡,事后被告孙某某驾车逃逸。经交警现场勘验认定被告刘某负第一次事故次要责任,孙某某负第二次事故全部责任。原告张某某请求法院依法判令七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694146.66元。

 

经审理,一审法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侵权赔偿义务人应依法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原告张某某之子侯某某与被告刘某、孙某某发生交通事故,被告刘某负第一次事故次要责任,被告孙某某负第二次事故全部责任,由交警部门作出的责任认定为证,该责任认定程序合法、事故成因分析合理、责任认定准确,法院予以采信。另,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中,交通事故的发生意味着合同约定的赔偿条件成就,保险人即应履行赔偿义务。肇事逃逸的影响只及于事故发生之后,不溯及以前,投保人只应对逃逸行为扩大损害的部分担责,保险人以肇事逃逸为由免除自己的全部责任,违反公平原则、诚实信用原则和保险法的规定,属于无效条款。本案被告人肇事逃逸的行为并没有给保险人造成新的损失,保险人不能以此为由免除赔偿责任。判决被告刘某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张某某各项损失共计110000元。二、被告刘某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赔偿原告张某某各项损失共计67694.22元。三、被告枣庄市某某达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对上述一、二项被告刘某应承担部分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四、被告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张某某各项损失共计110000元。五、被告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原告张某某225647.4元,六、驳回原告张某某的其它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送达后,华海保险公司不服,经授权,山东启阳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指派葛继静律师担任华海保险公司二审代理人,代理人拟写上诉状并出庭参加诉讼。

 

葛继静律师二审代理意见:

一、一审判决上诉人承担商业三者险的理赔责任,缺乏合同及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1、上诉人一审举证的投保单及保险条款组成证据链条证实,涉案保险合同适用的保险条款的责任免除约定均用加黑字体予以显赫标注,上诉人就该免责条款已向投保人尽明确说明义务被上诉人临沂市某某运输有限公司作为投保人在投保人声明处盖章确认保险公司已向其详细说明了责任免除条款,其已阅读并充分理解了上述内容,并同意以此作为订立合同的依据。因此,该免责条款应当依法产生法律效力,对合同的当事人具有约束力。

2、根据一审上诉人举证的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责任免除部分第二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约定,事故发生后,驾驶人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造成的损失,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该条款即上诉人就被保险车辆驾驶员肇事逃逸免责的条款约定,肇事逃逸行为不仅违背诚实信用的道德规范,同时也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系法律禁止性行为。该免责条款约定与道德规范相符,与法律规定一致,且已尽明确说明,该免责条款依法产生法律效力,对合同当事人具有约束力。

3、本案交警部门已确认被保险车辆驾驶员孙某某在事故发生后驾车逃逸,根据上述第三者责任险免责条款的约定,该情形下造成的损失属于上诉人责任免除范围,上诉人据此抗辩免责,应予支持,一审未予支持,与条款约定及法律规定均相悖,不能成立。

4,本案交通事故认定书已确认,被保险车辆驾驶员孙某某在事故发生后驾车逃逸,也因此负二次事故的全责;同时该行为还造成受害人死亡原因难以查证的后果。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也未向上诉人报案。根据一审上诉人举证的涉案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责任免除部分第二十六条第八款的约定,该种情形下造成的损失,亦属上诉人的责任免除范围,据此,上诉人亦不再承担商业三者险的理赔责任。

二、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承担诉讼费,与保险合同约定不符,不能成立。

根据涉案保险合同适用的第三者责任险条款第二十条第七款的约定,本案诉讼费属上诉人责任免除范围,上诉人一审举证的投保单亦证实就该加黑字体的免责条款已尽明确说明义务,该条款依法产生法律效力。因此,上诉人不应承担本案诉讼费,一审判决上诉人承担,与保险合同该款约定不符,不能成立。

三、一审判决认定赔偿金额亦过高,超法定标准,不能成立。

1、涉案受害人户口性质为农村居民,职业为粮农,被上诉人张某某请求的损失应按农村居民标准核定,一审判决按城镇居民标准核定,依据不足,不能成立。

2、涉案受害人侯某某系无证、醉酒驾驶车辆,该严重章行为系造成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并在第一次事故中负主责,对事故发生存在重大过错,被上诉人精神抚慰金的请求依法不应支持,一审认定精神抚慰金10000元显超法定标准,不能成立。

二审法院认为:

     本案争议焦点为:一、上诉人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能否免除保险赔偿责任;二、一审判决上诉人负担诉讼费是否合理;三、一审认定的赔偿数额是否过高。
    关于焦点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保险人对保险合同中有关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常人能够理解的解释说明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保险人履行了保险法第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明确说明义务。”第十三条第二教规定:“投保人对保险人履行了符合本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要求的明确说明义务在相关文书上签字、盖章或者以其他形式予以确认的,应当认定保险人履行了该项义务。但另有证据证明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的除外。”本案中,被上诉人临沂市某某运输有限公司盖章声明保险公司已向其详细说明了责任免除条款,阅读并充分理解了上述内容。依照上述规定,应当认定保险公司已向其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交警部门事故责任认定书明确认定被上诉人孙某某实施了肇事后驾车逃逸的违法行为,上诉人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与被上诉人临沂市某某运输有限公司签订的机动车保险合同中关于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免条款部分明确约定遗弃车辆远离事故现场属于免赔范围,故上诉人在本案中应免除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赔偿责任。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次事故中被上诉人张某某的损失225647.4元应由直接侵权人孙某某承担,由于被上诉人孙某某受被上诉人郭雇佣,因此,应由被上诉人郭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临沂某某运输公司向郭出借运输资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其对郭应承担赔偿责任部分负连带清偿责任。一审判决由上诉人承担此部分偿责任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关于焦点二,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九条规定:“诉讼费用由败诉方负担,胜诉方自愿负担的除外。部分胜诉、部分败诉的,人民法院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当事人各自负担的诉论费用数额。共同诉讼当事人败诉的,人民法院根据其对诉讼标的利害关系,决定当事人各自负担的诉讼费用数额。”上诉人主张根据涉案保险合同约定,其不应承担诉讼费,对此,上诉人并未提交涉案保险合同以证实其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焦点三,被害人侯某某户籍登记地址为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重沟镇密村,结合本区城区规划,一审认定被上诉人张某某的相关损失参照2016年度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并无不当,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张某某的相关损失应当按照农村居民标准核定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一审结合被上诉人刘、孙某某的过错程度以及当地生活水平,酌情认定为110000元合理,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判决:

 一、维持临沂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6)鲁1392民初179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六项。
    二、撒销临沂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6)鲁1392民初字第1799号民事判决第五项。
    三、被上诉人郭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赔偿被上诉人张某某225647.4元。
    四、临沂市某某运输有限公司对上述第三项郭应承担部分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商业第三者险与交强险是有区别的,商业三者险属于投保人自愿购买的责任保险,虽然客观上也有及时填补受害人损失的作用,但其设立目的是减轻侵权人的赔偿负担,而非填补受害人的损失。审查商业三者险保险合同应坚持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尊重当事人合法的意思表示,保险合同中保险人与被保险人的权利义务由双方协商确定肇事后逃逸免赔的条款不违反我国法律规定,也有加大逃逸者的违法成本从而促使其章守法的导向作用,故即使逃逸行为并不加重保险人的赔款责任,保险人也可依据合同条款免于赔偿。本案保险公司胜诉免于承担三者险赔偿责任,源于二审法院的公正判决,也得益于代理律师庭审前后从损害原因、合同约定到法律、法理、有利案例全面不懈的论证力争,最终使委托人的合法权益得以维护!

站内声明: “本网站是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宣扬法律意识,交流执业学习心得。网内部分文章来自其他网站,只做为交流学习之用,相应的权利均属于原权利人。如权利人认为不妥,请来电或来函说明,本网页随即停止转载和使用。谢谢合作!”
上一篇:卢某某诉泰康人寿保险有限责任公司山东临沂沂南支公司 保险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临沂某某陶瓷有限公司诉王某某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